熱門連載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272章 天地之劫相伴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业罗大殿,高台之上。
初圣端坐于居中的圣女之位,半低着头,眼睛也没有睁开,也不知道是陷入到了回忆之中,还是因为消耗太大,所以一直都在闭目养神。
顾判坐在圣尊的位置之上,指尖若有似无地轻轻点触着隐于虚空的斧柄,表情平静淡然,犹如一尊雕像不发一言,不动一动,安静等待着业罗初圣自己打破沉默。
时间一点点流逝。
直到至少一刻钟之后。
业罗初圣才抬起头来,唇角挑起一缕莫名的微笑,接着说了下去,“最终尊主还是选择了第二条道路……”
她并没有直接说出第二个选择到底是什么,而是叹了口气道,“吾当时还未真正将月华之主取而代之,也因此得以逃过一劫,没有像五行洞天之主他们那般被九幽完全吞噬,真灵神魂不存,就连自身所化之洞天,亦变成九幽之食粮,仿佛再一次回到了最开始开启界域战争,引入新灵弥补衰落的境况之中。”
“说引入新灵其实也不太准确,更加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吞噬吾等洞天生机,延缓己身死寂衰落,而不是像最初尊主和吾等一起商定的那般,真正解开束缚、打破封镇,抵达永恒彼岸之境……”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272章 天地之劫閲讀
顾判道,“刚刚初圣所言之五行洞天之主,莫非是与此方天地相连的那几处五行界域?”
“然。”
“这几位是从九幽生灵自行修行到了洞天之主层次?”
“说是自行,其中却绝少不了尊主的指点与帮助。”
“前辈身为业罗初圣、问剑阁主,后面入月华界域,一剑斩破苍穹,其最终目的便是为了将太阴元君取而代之?”
“然,这亦是尊主为了培养九幽生灵成为洞天之主,观摩太阴元君月之暗影生灵后所得之秘法,便让吾尝试修成……”
“所以初圣前辈在真正修成后,却见到当初的战友竟然都死在了背叛者的屠刀之下,于是就造了九幽的反,最终取而代之,身化九幽?”
“你说的并不完全对,吾并非是单纯的取九幽而代之,而是集合九幽月华之力,同时还身为宇宙神主传承者,吸收荒辰真体融于己身,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虽和当初尊主所选择的道路不通,最终可以通向的目标却是一致……”
她说到此处,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现在你可以知道,吾为何会对你说一叶知秋、以管窥豹,即将发生连吾都不得不极度重视的大事件了吧。”
顾判顿时愣住,思索许久后才试探着道,“初圣前辈这个谜语出的好,如果是让晚辈来猜的话,根据前辈话里话外的意思,难道是天地大劫,即将再一次降临?”
“黑山君果然是心思机敏,只一下便猜对了吾真正在意之事。”
业罗初圣从最中央的座位上起身,向前几步后来到高台边缘,透过半开的殿门看向外面,目光平静却又沉凝,“当初九幽尊主麾下生灵齐齐踏入洞天之主道路,纵然只有吾和五行界域等寥寥几位算是臻至了洞天层次,也已经引来天地瞩目,随后大劫将至,仅仅只是端倪初现,便已然让尊主为之胆怯,背离了吾等当初所商定的道路……”
“如今吾集合九幽月华宇宙之力,身为宇宙神主传承者,吸收荒辰真体于己身,虽还未达到当初吾主九幽之高度层次,却也已经引起天地瞩目,大劫初现端倪。”
“而吾对于天地大劫或将降临的感觉,恰是从你所着九幽之铠上得来,这一下,你弄明白了吗?”
顾判思忖着慢慢道,“我大致明白了初圣的意思……不过,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而是自顾自地接着说道,“你还不知道真正的天地大劫降临是什么样子。”
“那么,在初圣眼中,天地大劫又是什么模样呢?”
“吾还记得在五行洞天之主初成,九幽尊主踏出那一步,实力境界达到顶峰的时候,天劫初现端倪的情景。”
“那日,尊主和吾等言道,天地有灵,太上无情,牠或将开劫而入,天劫已然初显端倪……然后仅仅是数年之后,吾等便在黑暗虚空深处亲眼目睹,真正的天劫前兆是何种景象。”
“和吾等一直以来想象中的天劫完全不同,此时此刻所面对的,是整个世界的真正毁灭。”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从黑暗虚空之中看去,整个界域都被黑色笼罩了起来,那些原先还算繁华的城市也全部变成了废墟,而且那些修行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整片天地都显现出一股死寂,就好像真正的大破灭已然降临一般,一座座的山脉化为废土,所有的长河海洋化为乌有。”
“在苍穹之上漂浮着无数的碎石,这些碎石就如一个个的发带一般,散落在天地之间,让人望而生畏,而此时在那无数碎石之中却站立着一道若隐若现的虚幻身影,仔细看去竟然和九幽尊主的形象并无二致。”
“尊主当时便站在吾等的身前,转身对吾等言道,人力有穷而天地无穷,更何况天地有灵,大道无情,之下众生皆为蝼蚁,吾想要以一己之力横跨苦海抵达彼岸,这条路最后终究不过是一场空而已……”
顾判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所以自那次之后,九幽之主便背离了和你们商定的道路?”
“然。”
“初圣的意思是,想要沿着那条路一直走下去?”
“然。”
“而且现在初圣已然站在了那条看不见摸不着的分界线上,再向前一步的话,便有可能越过了当初九幽之主也不敢推开的那扇门,面临到真正的天劫降临?”
“吾只能说,有这种可能。”
“天地大劫降临之所,很有可能便是此方天地?”
“然。”
顾判再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一口炽白火焰,沉默思索许久后忽然笑道,“如此看来,这事儿确实和我有不小的关系。”
“那么,初圣和晚辈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
“吾,需要你帮助吾渡劫。”
他想了一下,蓦地笑出声来,“晚辈不过是个还未长成的果实而已,又有何德何能,可以帮助初圣渡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