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三十四章 道士取得,我取不得?【感謝“白雲之志”成爲本書盟主】讀書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李楚的元神回到客栈之中,发现自己的肉身已经被层层叠叠的白色蛛网捆住了。
不过小片刻的功夫,另外三只蜘蛛精居然全都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这最后三只蜘蛛精都是同样奔着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来的,但是一进李楚的房间,见到的是满地小动物的尸体……
“大姐!二姐!七妹!”
除了这几具尸体,还有被定身的三蜘蛛。
她们惊呼一阵子之后,同时将矛头对准了床榻上的小道士。
虽然他好像也没有动,但是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了。她们便先行将李楚禁锢住,刚好李楚的元神回归。
他缓缓睁开眼。
就正对上了六道惊怒的眼神。
“小道士……这都是你干的?”一只蜘蛛精喝问。
“不是。”李楚断然否定。
他尝试着动了动手腕,只觉身上捆缚自己的蛛丝稍有些脆弱,轻易便可挣脱,便也没有急躁。
“这里除了你根本没有别人!你还能否认?”另一名蜘蛛精怒道,又看了看四周,“你连看门的狗都不放过!”
“那个是她干的。”李楚看着被定住的三蜘蛛。
“你已将我三姐定住,自然随意栽赃,你可敢将她放开?!”又有一蜘蛛精道。
“好吧。”
李楚抬起一只手,一指三蜘蛛,将她穴道解开。
“啊。”
三蜘蛛获得自由,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大姐、二姐和七妹都被他害死了,我们来替她们报仇!”
“我们已经将这小道士制住,来让他以命抵命!”
几位蜘蛛精义愤填膺。
重获自由的三蜘蛛一听,立刻满脸惊恐,“别……”
你们让他解开我,就是为了让我和你们一起作死吗?
她连忙将浑身上下的手一起摆动。
但还没等她说话,那边几位姐妹就一扬手,显露妖躯,猛然间,阴风大作!
周遭方才还是装潢精致考究的客栈房屋,转眼间就已便为一座妖气森森的黑石洞窟,四周布满蛛网,蛛网上赫然有数不清的白色骨架,难以尽数,正是这些蜘蛛精过往害过的人命。
几只大蜘蛛倒吊在洞窟顶部,顿时凶相毕露。
“诶!”
那三蜘蛛被裹挟着满脸发懵,你们怎么这就交了老底啊?
没等她阻止,就听姐妹们又道:“三姐,你与那小道士仇恨最深,你去亲手取他性命!”
“早先我们就该听你的建议,直接将这小道士杀了,也不至于让大姐二姐遇害。”
“喂你们不要乱说啊……”三蜘蛛弱弱地抗拒,“其实也没那么大仇啦,我也没认真提过什么建议……”
旁边一位蜘蛛精看出她的恐惧,给她鼓劲道:“三姐你还怕他做什么?如今他全身都被我们制住,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又如何能威胁我们?”
“那……”三蜘蛛无语地问道:“我的定身法是如何解开的?”
“诶?”
另外三只蜘蛛精齐齐一愣。
再看向那床榻上的李楚,发现他正在缓缓抽出纯阳剑。
“哇——”三只蜘蛛精同时发出见鬼一般的惊叫。
而那三姐则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努力地摆手企图向李楚解释自己和这帮猪队友一点也不熟。
但李楚已经给过她一次机会。
这次的纯阳剑下,却是一视同仁了。
“吼——”
一道赤龙席卷而出,瞬间荡尽洞窟内的绵绵妖气,也吞没了几只蜘蛛精鲜艳的身躯。
轰——
……
当杜兰客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大白,而自己正趴在一块青色石头上。再向上看,那甄老板胖乎乎的身躯正挂在一棵老树的树梢上摇摇欲坠。
“咦?”
“那客栈和美艳的女掌柜……”他挠了挠头,接着眼睛一瞪,一个激灵翻身起来,“那客栈和掌柜都有问题!”
“确实。”旁边李楚点头。
“师傅!”
杜兰客看见一旁云淡风轻的师傅,顿时就觉得没大事了。
不知从何时起,他似乎已经产生了一种“只要师傅在,天塌下来也没事”的感觉。
“那客栈和掌柜都有问题。”李楚道:“现在它们都不在了。”
听着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杜兰客彻底安定下来,站起身,看了看树上的甄老板,叫了一声:“起床了,甄老板。”
“嗯?”甄老板闻声迷迷糊糊的一睁眼,一翻身。
树梢再禁不住他,一下子断折了一般,甄老板猛地坠落下来,杜兰客一双长臂稳稳将他接在怀里。
漫天树叶飘下,场景异常唯美。
当甄老板搞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顿时也是连连拜谢,“多亏是请了小李道长,若是旁人,恐怕中招身死尚且不知,真是多谢了。”
“无妨,应该做的。”李楚淡淡点头,忽又问道:“甄老板,你要找我来取这冥河心草,果真是飞来宗的长老告知?又或者,是不是有旁人指使?”
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地点似乎是有人特地挑选的。
昨夜那几只蜘蛛精倒还是小喽啰,那偃月教的木人王和那位拘魂的神婆,手段邪异,令人有些防不胜防。
而此地的魔音,显然能够辅助她那拘魂的法阵,或许……不是偶然。
“嘿嘿。”
甄老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其实也没什么见不得人……我娘子病重,需要冥河心草是真。但确实不是什么飞来宗的长老,而是有人让我这么说的。之所以骗了小李道长,也是那人让我这样讲,说如此才能请动你。”
“哦?”李楚问:“那人是谁?”
“是一个老瞎子。”
甄有乾回忆道:“看上去像是个叫花子,但是样子怪怪的。当时我娘子心疾复发,全齐天城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他突然找上门来,说冥河心草可解此疾。但当世之中少有人能取到,若是要请,一定要请小李道长你。如此这般一说,我才星夜赶往杭州府请您。”
听他描述,李楚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有些熟悉的影子。
莫非又是他?
那个每当剧情需要推动时就出现……不,那个不知怀有什么不为人知目的的诡异瞎子。
甄有乾见李楚沉思,以为他心里还不相信,连忙又补充道:“小李道长若是不信,可以等取到冥河心草之后,随我一同回齐天城,亲眼见着我家娘子如何治病。到时候我也必定信守承诺,再付三万两白银与你作为尾款。”
“诶——”
李楚一把握住甄有乾的手。
“我怎么会不相信甄老板,您的脸上写满了……对妻子的爱啊。”
小道士恳切地说道。
……
冥水谷中深入几里,便是那条幽深的冥河。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越靠近,越感觉周遭阴冷难耐,生机寥寥,草木难寻,充斥着一股死寂的气息。连脚下的土地,似乎都变得格外冷硬。
等到了那冥水岸旁,看见深灰色的水面沉沉流过,那磅礴的死气连李楚都受了些许影响,只觉心情无比压抑。
至于杜兰客和甄有乾,则都已经进入抑郁状态了。
老杜望着河面,一顿感慨:“你说我一把年纪,虽说比甄老板你才大两岁……但是你光看长相,我看着跟你爹似的……当然我不是骂人啊,是说甄老板你已经事业有成、家财万贯,我还要背井离乡,辛苦打工……”
“老哥啊,自家人知自家事。”甄有乾也哀叹道:“我虽然有钱,但是我也失去了很多东西啊。”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创下了这么大家业,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我每个月只赚九百文的时候……”
听完他的苦恼,杜兰客更抑郁了。
前方的李楚凝视这冥水,只觉其中阴气森然,已然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几乎完全探不到内里的气息。
良久,他还是决定下去一试方知。
于是他将辟水珠悬在腰间,打了声招呼,便一跃而下。
一入水,四周又是那熟悉的感觉。
软、湿、润、柔……
水舌舔舐、又格外得凉……
因为上面完全看不清水底的深度,一进来才知道,这冥水简直深得可怕,一直降落了良久方才到底。
脚下踩的,竟是一层厚厚的玄冰。
透过不知几厚的冰面,能在隐约间看到一些影子,似乎狰狞可怖。
下面又是怎样的世界?
李楚无心探寻,他一路向前,只想快些寻到冥河心草。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丛水草。
很突兀,刚刚下落的时候好像还没看到,但是突然就出现在了脚边。
而且这一丛水草之中,还有两株鲜艳的红色草叶,叶脉透明,正是那甄老板所描绘的冥河心草的模样。
咦?
来得如此容易?
这东西来得这么简单,倒让李楚有些怀疑……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蹊跷。
但是任务物品已经被人送到手里,完全没理由不接……
可就这么走了的话,又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预想中的惊险刺激都没出现啊。
李楚摘下这一株冥河心草,略有些失落,还想再向前探索一番,但是向前一看……
咦?前方不远处,居然还有一丛冥河心草。
这里刚刚好像是空荡荡……
怎么回事?
这里的冥河心草……竟如此好客吗……
想了想,他还是选择了摘草上行。
毕竟落袋为安。
再在那不熟悉的地域随便闲逛,十分危险,且没有必要。
上浮出水,就听老杜和甄老板还在对着吐苦水,见李楚这么快就上来了,甄老板的神情蓦然一黯。
“还是不行吗?”他哀叹道:“我就知道,我和我妻子终究还是缘分薄。唉,可是她若去世,我哪怕再纳一位二八年华貌若天仙的女子,又如何能替代她呢?”
看样子他还以为李楚深入不了冥水,才会迅速回来。
然后李楚就将鲜艳的冥河心草递到他脸上。
那动作仿佛是在说,你想得美……
……
就在李楚他们离开不久,远处的山石后面缓缓探出两个光头。
这两个光头都穿着僧袍,一个有两撇小胡子,一个是两道八字眉。也都像是修者,只是不知在哪山哪庙修行。
小胡子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嘀咕道:“师弟,我们在这观察了这么久,是不是有些太过谨慎了?你看那小道士,也不见有何厉害。不过带着一枚辟水珠,几乎十息时间就采摘了一株冥河心草。”
八字眉皱着眉毛,道:“可冥水之中怨魂无数,名声也不是一朝一夕出来的。即使大能人物也不敢轻易接近,绝非虚言。贸然下水还是不太妥当吧?”
“妥当个什么劲儿?”见他们走远,小胡子干脆爬起来,“道士取得,我取不得?”
“可是……”八字眉似乎还有隐忧。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那些大能多半也是自己吓自己,又人云亦云至今。刚才他上上下下,你可见这水中有过半点波澜?别说大危险,连小水鬼都没有两只。依我看,估计就没什么古怪。咱们这大半天,根本就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要不还是再看看吧?”八字眉还是道。
就听小胡子道:“这样,我带着辟水珠下去,如果见到多的冥河心草,就替你也采一株,这样你这胆小鬼也可以拿到了。不过……若是有旁的宝物,我可不会分给你了。”
原来他们师兄弟二人也都是想要取冥河心草辅助修行,可是又畏惧冥水的名头,在此观望许久也不敢下水。
这时见着那小道士下水转眼就成功上岸,却是自觉方才有些谨慎过度了。
小胡子说完又笑了笑,来到岸边,也取出一颗辟水珠悬在腰间,接着一个鱼跃。
光头入水。
没有一丝水花。
轰——
小胡子一入水,下沉还不到一半,一双眼正在水底寻找着冥河心草的影子。
可心草没见到,却陡然瞥见一抹白色的身影。
冥水之中怎有活物?
这显然不是什么善茬!
他瞳孔一紧,立刻调转光头,想要原路返回。
可是那白色身影却没有给他机会。
那仿佛是一名白衣女子,盈盈立于水下,长发在水中荡漾,正仰头望着上面。
忽一抬手。
嘭——
四周冥水好似突然化作铜墙铁壁,将他生生挤做一团血雾。
就像捏死一只微不足道的虫子似的,便将这血肉之躯捏爆在冥水之中。
河岸边,那八字眉的和尚还在纠结,“莫非真是我太过分谨慎了?师兄他……”
一低头,就看见成片的血雾漫上水面。
“啊!”他一声惊叫。
师兄他死得好惨……
水下。
那白色身影仰着头,似乎在望着水面,但隔着重重冥水与山风,她遥望的方向与其说是水……不如说是天。
良久,她才缓缓动了动嘴唇。
吐出一个隐含惊惧的声音。
“这人间竟真的有……”
“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