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愛下-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脈之力展示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原来我是隐世高人
夏诗雨俏脸微红,道:“别胡说,我和李太白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她的心跳速度在极速加快,让她自己都有些惊诧。
论道台上,赤须龙祭出了一柄大刀,直接朝着李太白怒劈而下。
他怒了,竟然被李太白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全部防御住了,但还是感觉脸上无光。
李太白面色不变,手中断剑果断斩出。
砰!
大刀与断剑对碰,两股强横的灵力对拼,形成强横的能量风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人竟然是陷入了短暂的僵持中,谁也无法击败对方,与看台上不少人最初预料的一面倒的战斗有些不同。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六月州-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脈之力相伴
“这赤须龙可真没用,竟然连李太白都对付不了!”
看台上,李沐风阴沉着脸,声音微怒。
他本以为赤须龙出手可以轻易打败李太白,毕竟赤须龙的修为比他更高,乃是神腾境修士,即使压制修为与李太白同境一战也没有理由会是势均力敌的场面。
“小子,你的断剑究竟是什么级别的法器?”赤须龙手握大刀与断剑对拼着,沉声问道。
他的大刀乃是七阶法器,可在与断剑对碰的过程中,刀刃处居然破碎了极为细小的一部分。
这让他感到很不可思议,凝神境修为的李太白居然手持断剑可以损坏七阶法器,那若是李太白处于神腾境,恐怕一剑就能斩断他的大刀。
而这,绝对不是李太白的实力强弱问题,毕竟现在李太白的实力和压制修为的他只是不相上下罢了。
那么强的就是李太白的断剑!
“这与你没有什么关系。”
李太白冷漠开口,双手握住断剑,爆发全力一剑抵着大刀将赤须龙劈飞数十米。
断剑是他年幼时坠入一处山崖下时得到的,在那里,有一个死去无尽岁月的强者。
断剑是那强者的兵器,而他得到了那个神秘强者的传承,也继承了断剑。
根据他的推测,断剑很可能是超越了九阶法器的强大宝物。
“哼!”
赤须龙冷哼一声,森然道:“别以为有一柄诡异的剑就能打败我,我可是大赤王朝太子!”
他话音一落,便用力将手中大刀掷出,砍向李太白。
李太白断剑一挥,便将大刀劈开,目光冷冽地看向赤须龙。
他倒要看看赤须龙要搞什么花样,竟然连法器都丢了。
只见赤须龙露出诡异的笑容,双手结印,身体散发出惊人的热量。
而后火焰从他体内升起,恐怖的高温使得论道台都开始融化。
他们大赤王朝皇族拥有着赤须火龙的血脉,而他是血脉返祖最为完美的人,故而取名为赤须龙,意味有着赤须火龙再临之势。
“这是赤须火龙血脉之力,看来李太白的确实力非凡,竟然逼得赤须龙动用血脉之力了。”一个内阁长老看着论道台上被赤须真火包裹着的赤须龙,开口道。
在九天阁的高层中,赤须龙拥有极为纯净的赤须火龙血脉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
甚至一位精通火道的长老还因此收了赤须龙为徒,不择余力地教导赤须龙。
一个赤发老人笑着道:“不过须龙既然已经施展了血脉之力,这场战斗也就可以结束,继续打下去怕是会伤到李太白。”
他名为火融,乃是赤须龙的师尊,在九天阁的内阁长老中也是最为强大的几人之一,修为达到了天尊之境。
“是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必要了。”那位被赤须龙请来作为见证人的长老点点头,附和道。
而后,他就准备出声制止李太白与赤须龙的战斗。
这只是弟子之间的比试,当然不能出现伤亡,毕竟无论是赤须龙还是李太白,都是九天阁很重要的内阁弟子,皆是有望长生。
“不,让他们继续。”
就在这时,一道悦耳清冷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火融与那作为见证人的长老都是闻声看去,发现不知何时后方空着的席位上坐着一名少女。
少女的身影十分纤细,浑身有着淡淡的仙雾遮挡,看不清真容,虚实交合,充满神秘感。
“是。”
作为见证人的长老迅速答应,停止了制止李太白与赤须龙继续战斗的想法。
火融那张老脸则是挤出笑容:“神女,今日怎么有空出九天岛了?”
他释放出了神念,想窥探神无哀的修为,却是发现无法做到。
那遮挡住神无哀身形的仙雾不仅仅可以阻挡视线,也能隔绝神念。
这让他很心惊,这个神女虽然在半年前辈老祖收为徒弟,可毕竟还很年少,不过十三岁罢了,竟然就能阻挡他的神念。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笔趣-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脈之力看書
“火融长老,请你自重。”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起點-第四百六十七章 血脈之力閲讀
神无哀看向火融,声音冷漠,带着警告的意味。
她在半年前被叶不凡收为徒弟,且直接被立为了神女,半年来一直在九天岛修行与蜕变,直至近日方才离开九天岛。
“神女恕罪。”
火融脸上流下冷汗,迅速收回神念,开口道歉。
而后,他就将目光继续看向论道台,不敢继续直视神无哀。
刚刚在神无哀开口说话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丝死亡的意味,于是瞬间怂了。
按照他的推测,现在的神无哀应该可以对天尊造成巨大的威胁,否则不可能让他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论道台上,赤须龙浑身燃烧着赤须真火,目光讥讽地盯着李太白,开口道:“李太白,你还是认输吧。”
“继续打下去,我可不确定能保证你不会死。”
他现在的心情其实并不好,竟然被李太白逼得施展了血脉之力,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即使依靠着血脉之力打败了李太白也没什么可以自傲的。
“该认输的应该是你,继续打下去我也不能保证你可以活着。”李太白针锋相对,丝毫没有示弱。
他手中的黑色断剑涌现出了丝丝黑色的光线包裹着剑身,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看台上,李沐风开口嘲讽:“这个李太白,还真是不知死活,赤须龙已经给了他台阶下,竟然不知道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