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上黨之戰 三閲讀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战场上。
“上当了吗?”鞠义目光看着明军的分兵,嘴角微微勾勒起来了一抹的笑意。
他正面迎敌,却在左翼留下了一些空隙。
明军只要没办法突破他正面的防御,就会想办法的越过正面,利用左右两侧的战场来逼退他。
这是正常的做法。
右边是光滑的山坡,没有任何能借助的地方,只有左边,左边地形复杂,山沟纵横的,倒是一个可以借力突破的点。
在这个点,他没有安排守军,但是暗地里面却摸透了地形,准备了一场的伏击,只要伏击打中了,他就有机会击溃眼前的明军主力。
不过鞠义的笑容很快就凝固在脸上。
“佯攻!”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上黨之戰 三讀書
他看出来的左翼战场的变化。
虽然明军的确试探性的出击了,但是明显过于小心,并没有直接出击,而是利用斥候交错出击。
这样以来,伏击基本上没有多少意义了。
“杀!”
一声雷霆震九天。
鞠义抬眼一看,只看到敌军主将,已经挥刀进攻,亲率将军,直奔他而来了。
“雷虎?”
鞠义瞳孔睁大,有一抹冷笑:“看来本将军是小瞧你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吗,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斗一场!”
他亲自手持长矛,振臂一呼,怒吼起来:“先登,迎战!”
“杀!”
“杀!”
先登将士,士气如虹,直面迎上来。
“战虎无双,杀过去!”雷虎是一头猛虎,气势无双,他麾下将士也是战虎营杀出来的悍卒,在他的亲自率领之下,如同一道洪流,扑杀过去了。
“轰轰轰!!!!!!!”
如同两道洪流的冲击,对冲的一瞬间,血肉横飞,刀枪乱舞,仿佛有一种的地动山摇的感觉了。
鲜血,已经把这一方土地都的染红了。
但是双方都杀红眼了,并没有收手。
“某家雷虎,谁与我一战!”
雷虎人如其名,凶猛如虎,他的刀法凶戾,一招一式之间都氤氲着一命换命的打法,哪怕同等武艺之人,都未必能扛得住。
“猖獗小贼,记住某家的名字,某家鞠义,待某家斩你头颅,以镇四方!”
不过鞠义的武艺本来在雷虎之上,而且还是一个资深的大将,在这种战场上,更加懂的战斗艺术,不到十个回合,已经压着雷虎来打了。
双方主将都交战起来了,这一方山涧的战场,更加的凶猛,一刀一枪之中,都是鲜血横流。
“河北第一将,也不过如此而已!”
雷虎虽落于下风,但是气势不改,他长刀所向,勇往直前,哪怕虎口鲜血之流,五脏六腑被鞠义的罡力震的难受,也依旧强横:“今日看谁斩了谁!”
他的刀法,越战越凶狠,越挥舞越有一种戾气丛生的感觉,他的杀意更是把他的理智都的覆盖了,所有的招式,都有有攻无守。
“杀!”
雷虎的战意点燃了鞠义的热血,在这战场越久,越是害怕,自然而然会少了暗中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魄了。
而如今,反而是雷虎这种不怕死的打法,让他感受到昔日的自己,他的鲜血也开始沸腾起来了。
两大武将,交战无十余回合。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雷虎这时候热血已过,倒是体力开始消退了,继续这样战下去,顶多半个时辰,自己就会力竭而亡。
他是勇,不是莽。
这时候审时度势,该退兵了。
哪怕不甘心,他也没办法冲的过去了,如果之前能够凭借着一口气,狭路相逢勇者胜,强行杀溃散敌军,那么这一战还能打。
但是现在,鞠义挡住了,他基本上是没有希望了,他只好退兵,他长刀反震,一刀劈敌而离开距离,气息喘喘的对着鞠义说道:“鞠义,好好守住长子城,城破之日,就是吾斩你之时!”
言毕,他甩手勒马往回,长啸一声:“鸣金,收兵!”
“铛铛铛!!!”
鸣金的声音响起。
“收兵!”
“撤!”
四方响起了军令。
“追击!”
鞠义明明占据上风,却感觉被雷虎压着打一样,他怒气上升,直接下令:“给我狠狠的追击!”
明军撤兵虽然是撤,但是阵法不算,燕军追击之下,也没有造成很大的伤亡,但是被药的很紧。
一边撤退,一边战,一支退出了十里多。
这时候,负责断后庞德迎了上来了,看到庞德,雷虎绷紧的心情倒是轻松了很多,他速速叫起来:“儿郎们,速速撤出去!”
“燕军贼子,给我纳命来!”
庞德的横空杀出来,一营主力如同的洪流冲击而下,把燕军追击的先头部队给一下子击溃了。
这一下子算是惊恐了鞠义。
鞠义迅速下令,各部暂停追击,把自己麾下将卒的阵型加固,生怕这时候明军主力杀出来了。
哪怕只有庞德一个营,在这里守株待兔,他也不敢太过于冒险,毕竟明军的战斗力,是有目共睹的。
被庞德这么搅和,雷虎已经撤出去了。
庞德凝视前方,淡淡然的说道:“鞠义,某家庞德,有本事就继续追来!“
他说完,掩护雷虎撤除去了。
看着前方,消失的人影,鞠义面容有些阴沉,他冷哼一声:“算你们跑得快,来日方长,长子城下,我们再决一死战!”
追击他是不敢追击了,谁知道前方有没有埋伏,论兵力,论战力,这时候雷虎杀一个回头,他都未必能挡得住。
如果不说靠着地形,他也拦不住雷虎。
出击,还是最合适的一个战术布置了。
…………………………
遭遇战在来得快也去得快,上党的第一战算是落下帷幕了,鞠义也率兵返回长子城,但是相对于出征的时候,虽然略有伤亡,可将士们的士气,倒是涨起来了不少。
“将军,形势如何?”
审配迅速的迎上来,询问战况。
“凭借虎口峡的地形,挡住了明军,明军并非主力,应该只是先头试探的兵马,来犯之将雷虎,虽为悍将,可没有能突破防御,唯有撤出去,我看他们撤兵,临阵追了一阵,不过……”
鞠义卸下战甲,摘下盔甲,幽沉的说道:“不过遭遇了明军的伏击,伏击之兵,只是为了断后,所以伤亡不大,不过这也说明了,明军部署有度,此战,难也!”
窥一斑而知全豹。
明军临阵应战,还有这等应变,久战而不衰竭,撤兵的时候不能伤之一二,这种硬骨头,真正拉开战阵,绝对是会吃亏的。
“明军之强,天下皆知!”
审配倒是没有意外,他沉思了一番,说道:“不过将军此番的出击,也算是挽回了我军败势,最少让将士们有了抵挡明军的信心!”
“吾亦是如此想!”
鞠义让军医把手臂上的刮伤给处理了一下,和雷虎交战,还是有些轻伤的,雷虎的凶狠,是他见过少有的。
当然,这都只是轻盈的伤口而已,处理得当,不会影响他的战斗力,倒是雷虎,挨了他一矛正面,伤了内脏是肯定的,而且外商也被让他矛刃破了盔甲,应该伤的不轻,还剩下几成实力,倒是难说的。
他处理好伤口说道:“想要保住长子城,还得让刘皇叔增兵,不然就让刘皇叔下令命二将军关羽撤兵,不然上党难保也!”
他不是对自己没信心,是对麾下兵卒没有绝对的信心,巧妇难成无米之炊,他麾下之兵,虽亦为精锐,可不管是兵力还是战斗力,都相差甚远,哪怕只是坚守,也未必能守得住。
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上黨之戰 三分享
“我已经连三封密信北上了!”
审配道:“刘皇叔当知轻重,哪怕他们想要消耗我们的兵力,也不会挑选这时候,上党乃是此战之关键,可庇河东河内两方战场,这时候肯定会增援我们!”
“希望吧!”
鞠义道:“城中防御,还是交给你,全城要戒严,不得有丝毫差错,粮库武库,也要守住,景武司谍者无孔不入,若丢了粮库和武库,我们就不需要打了,恐怕会立刻被破城而入!”
“嗯!”
审配也是知这一点的,所以一开始就已经布置了重兵于粮库和武库之中。
………………………………
夜色如墨,笼罩在羊角山之上。
军帐之中。
张辽此番一袭长袍,双手背负,站在一个新才建好的地形沙盘面前,目光栩栩,看着沙盘上的一草一木,心中有些想法。
“报!”
“说!”
“上将军,庞将军和雷将军已率军归营!”
“立刻命他们前来汇报!”
“诺!”
很快庞德和雷虎就到了中军主帐,大帐之中,油灯的光芒闪烁,把一道道人影都闪烁的明亮起来了。
“遇上遭遇战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上黨之戰 三
张辽看他们身上的狼狈,眸子闪了一下。
“嗯!”
雷虎苦笑:“没有到城下,在虎口一样的山峡,被他们堵住了,地形上吃大亏了,强行攻战,但是鞠义此将勇武非凡,我没闯过去了,只能撤兵!”
“咳咳!“
声音引发了他五脏六腑的一些痛感,面色有些苍白起来了。
“军医何在!”
张辽猛然的叫一声。
“上将军,我已经给雷将军包扎过了,不过雷将军的内脏受到强大的罡力反震,需要休养数日,吾已让人煎药了,三日之内,不能动内劲,不然会伤上加伤,日后会留下暗伤,难以治理!“
军医是一个中年,来自医司,善于外伤,但是对内伤也略有研究,对雷虎这种武者伤势,也处理的得心应手。
“甚好!”
张辽点头,然后对雷虎说道:“鞠义打伤的?”
“属下无能!”
雷虎咬着牙说道:“我不是他的对手,能交战五十回合而不败,已是拼命,但是差距不是拼命就能弥补!”
“鞠义有如此威势?”
张辽觉得自己要重新估算这个河北第一将了。
雷虎在明军将领之中,未必最强,但是绝对最凶狠的,能压得住他的人,寥寥无几,除非是庞德马超之流。
“此人之武艺,有登峰造极之境了,若吾亲自交战,也难以抗衡,倒是……”庞德对持过鞠义的气势,有几分了解,他对张辽说道:“以此人之悍勇,若只是挡住,我能挡住他,但是想要击败和斩杀,除非我和马超携手,方有机会!”
到了这种地步,武艺之差,已经差不了多少了,不是所有人都是黄忠吕布这等,有绝对的优势击败一个武将。
不管是鞠义,他庞德,关羽,张飞,还是马超,虽都是当超一流武将,但是想要击败对方,有些难,分生死倒是可以,可也只是伯仲之间,打下去,谁生谁死,有时候更多的是看运气。
“个人之武,虽有影响战场之结果,但是却不能决定战场的胜负!”张辽道:“我倒是比较意外,他的主动出击!”
“上将军的意思是,鞠义的主动出击,有问题?”
庞德皱眉。
“他想要争势!”
张辽道:“这就说明他要死守,死守长子城,这对我们来说,不算是什么好事情,我倒是宁愿他退出长子城,甚至可以放他一马,可他死守,我们哪怕能攻打下来,最后要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
战争,不仅仅讲究结果,还在意一个伤亡,能用最少的伤亡博取最大的胜利,才是一个名将的修养。
“那属下是不是做错了!”雷虎低沉的道:“吾若死战不撤,他未必能取之势!”
“一样的!”
张辽摇头:“你不退,不过只是白白伤亡,伤亡的越狠,他们的士气越高,他出动出击,无非就是想要振奋军心,除非我们安排绝对的主力被他击溃,但是我们没有预想到,所以来不及安排,这就让他打出的士气来!”
“要不我率军夜袭,争回一阵!”
庞德也知道士气的重要性。
“这时候,长子城严防死守,未必有效!”张辽还是摇头了,他看着两人面容沉重,便笑了出来:“汝等也比不如此,军心可用,未必能用,他鞠义想要守住长子城,靠着这点,还不够的!”
鞠义的兵力和战斗力都不足,想要守住长子城,不是靠单单的一些士气就足够了,哪怕士气再强,他也没办法让将士们视死如归,这一点张辽非常肯定,鞠义做不到。
所以机会还是有的。
他来回踱步了几步,道:“既然他们士气已起,那吾等也不需要在等了,闵吾如今正在断他们的后路,困兽而斗倒是好事,可等下去,倒是给他们增加士气的机会,所以本将军已经决定,明日一早,立刻拔营,主力直接兵临城下,吾要开始进攻长子城,速战速决!”
“是!”
庞德和雷虎闻言,精神一震,连忙拱手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