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熱推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被戴绿帽子,喜当爹,又被至亲骗走了所有资产,让肖春扬整个人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他的身上早已经没有了颓废之态,取而代之的是眼神中浓郁的恨意。
他恨我?不应该啊,我应该没得罪过他!难道是这两个人?陈生在心中思忖着,通过几个人的表情,很快便摸索出答案来。
“陈先生,小人不知道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陈先生?”肖春扬压着声音询问,对陈生毫不掩饰的展出敌意来。
职场这些年的暗算孤立,让他早已明白,官官相护是什么样子。对于陈生的到来,在他看来,便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你就是肖春扬?国航的高材生?化学领域的疯子?”
陈生打量着肖春扬,和书中描述的相差不多。
“是我,疯子谈不上,充其量就是半个疯子。”肖春扬回应。
“陈先生,他就是一个疯子,心思全部都在他的科研上,看的比自己性命都重要,可偏偏是一个废物,什么都研发不出来。这样的人就是垃圾,无论放在哪里,都很碍事,你还是赶紧将他赶走,免得让他污染了这块地方。”陆梅在一旁喋喋不休。
“垃圾?在天才的眼中,普通人是垃圾,在垃圾人的眼中,天才也是垃圾。可我并不认为你是一个天才。”陈生不满的回应。
“陈先生,我是一个普通人,可肖春扬更加是一个废物,他给别人养儿子,自己都不知道,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陆梅笑呵呵的说道。
嘲讽起自己的老公,她的话匣子便关不上。
保镖们忍不住嘴角抽动,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李铁文更是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傻子,这个称呼很合适。可是我想要告诉你,傻子往往都是因为爱和信任。”陈生转头对肖春扬说道:“肖先生,我很欣赏你的才能,到东升集团来吧,你可以继续做一个傻子,其他的事情交给东升集团。”
“什么?陈先生?你邀请我到东升集团?”肖春扬失声询问。
他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甚至决定去送外卖,当保安。
“对,到我东升集团来,我要建立一个更大的工厂,我想要聘请你来做研发团队的负责人,年薪一千万,汽车和别墅,全部都由集团配备,你只需要继续你的疯子事业便好。不知道肖先生是否愿意呢?如果愿意,便立刻签定合同吧!”陈生说道。
米颜直接拿出拟定好的合同,递上来。
肖春扬机械的接过来合同,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二话不说,直接签订了自己的名字。
有人看重他,就算没有那么多回报和财富,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又有什么理由不签订呢?
李铁文二人早已经被吓傻了。年薪一千万,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这一辈子,包括子孙都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不需要为了填饱肚子可操劳,瞬间成为人上人。
“陈先生,我有一个要求,希望陈先生能够答应。我要让李铁文滚出东升集团,他是我肖春扬一辈子的仇人。”肖春扬咬牙切齿的说道。
“小事一桩,就算让他去死,也没问题。”陈生淡淡回应。
一个副总的价值,能够和一个天才科学家相比吗?
“多谢陈先生,以后东升集团便是我肖春扬的家。”肖春扬近乎发誓的说着。
他完全被陈生折服了,铁了心要留在东升集团,和东升集团一同壮大。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生水藍色-【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

“陈先生,不要啊,我…我…我…我可是花了钱,才留在东升集团的,我保证以后已经对将东升集团当成是自己的事业。”
突然之间的变化,让李铁文惊恐,直接亮出来自己的杀手锏。
“很好,那就让收你钱的人,一同离开东升集团。通知肖茵,严查这件事情,严重者,交给法律机关处理,我东升集团容不下贪污之人。”陈生当即下达命令。
得到命令的肖茵,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立刻执行。一些贪污和滥用职权的人,当场揪出来。
检察院的人也在同一时间到来,将李铁文带走。
化工厂属于国有,领导人全部有失职贪污的职责,检察院要进行全面调查。
“陆梅,你老公被检察院带走了,很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你以后带着孩子,要经常到医院去看望他啊。”肖春扬癫狂的笑着。
他心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爽。这么做虽然很小人得势,可他着实是对这些人很到了极点。
“不,老公,李铁文不是我的老公,你才是。之前都是他威胁我,我是爱你的,我们的孩子也是你的。老公,不要舍弃我啊,我还要给老公再生一堆孩子。”陆梅抱着肖春扬的胳膊,请求着陆梅。
短短几分钟,一切都变了,让她看明白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行为。她不要做阶下囚的妻子,要做千万贵太太。
“你个荡/妇,老子没有你这样的媳妇。你联合李铁文抢我的钱,我还要告你诈骗,你和他一起进去蹲着吧。”肖春扬用力将陆梅推开,并且请陈生帮忙。
陈生对陆梅没有任何同情。出轨或许还可以原谅,可诈骗钱财,骗人养孩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都在触碰男人的底线。
“老公,你不能够这么对我,你说过最喜欢我叫的声音,我以后每天晚上都叫给你听好吗?我还可以天天穿着豹纹,你不是最喜欢我修长的大腿吗?喜欢烈火烹油的感觉吗?”
陆梅拼命挣扎着求请,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已经目瞪口呆,不忍直视。
肖春扬也被气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个不知道羞耻的荡/妇,我告诉你,你别拿你的浪荡来炫耀,老子是千万富翁,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你会叫,比你的叫的更好听的人有很多。”
“你这个喜新厌旧的东西,你瞧不起老娘,老娘还瞧不起你呢。陈先生,将我留在身边吧?我的技巧很高,还可以玩各种项目,我最擅长女仆装了,你一定会满意的…”
陆梅将目光投向了陈生,一阵阴阳顿挫的喘息声。
“带走!”陈生没好气的说道。
保镖捂住肖春扬的嘴巴,强行拉走,免得她再喷出来什么污秽的话语。